DT國際主頁/沉默的父愛

 味道是每個人獨有的記號。迷戀于果汁的香甜,那是對青春味道的追尋;沉溺于咖啡的苦澀,那是對逆境的憬悟;執著于泉水的恬淡,那是對江南的難以釋懷。而DT國際主頁,正是陷入在江南的霏霏煙雨中難以自拔的人。
  呷上一口淡淡的礦泉水,江南的味道便在舌尖蕩漾。??煙雨將過客的思念在此刻喚醒,氤氲的水氣彌漫著江南宛君女子一般的雅氣,溫柔曼妙。皎潔的月光傾瀉而下,阿炳的《二泉映月》劃破了靜谧的水面,二胡的三個把位上回環著江南深夜幽靜的氣息。靈性恰似掌間的紋路在湖面湊起此起彼伏的樂章,此刻都市的喧囂,商人的叫賣都無法和這兒扯上邊。水鄉的恬靜在月光的渲染下得以升華。這就是江南的味道,淡淡的,沁人心脾的安定的力量。
  唇齒依戀著這毫不張揚的奇妙感受,大口而爽快地再喝上口礦泉水,那種淋漓暢快的感覺亦不破壞江南甜美的味道。言及江南,三生石畔泥土的芳香固然清新,但江南人們的熱情更爲難忘。那是同泉水般質樸的甘甜,滌盡世俗的塵埃,純淨得不受絲縷沾染。泛舟水鄉,撐起竹篙的婦女娴熟地擺渡過斜風夕陽,此起彼伏的歌聲中,耳根也領略了江南的魅力。熱情的水鄉人捧上杯杯純淨的泉水,張羅著桌桌可口的飯菜。久違了這種毫無防備的對話,放松身子,江南的質樸真摯將城市的面具擊垮,露出張張真誠的笑臉。這就是江南的味道,甘淳的,舒展了緊張的神經。
  憑著對泉水的依戀,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,那般灑脫與大氣更是江南豪情的曆史味道。金鼓齊鳴,戰號吹響,“四十三年,望中猶記,烽火揚州路”。也曾氣宇軒昂,也曾金戈鐵馬,江南的曆史長卷上,那無畏的氣息依然隱隱缱绻。斜陽草樹,尋常蒼陌,揮之不去亦有江南毫不言敗的铮铮鐵骨。這就是江南的味道,如泉水般直截,爽快。
  我打江南走過,那等在季節裏的容顔如蓮花的開落。清清泉水淡淡水鄉,品江南的同時,人情的光輝也在心靈的藍圖上勾勒出一片蔚藍。
  憑借著對水鄉氣息的執著,那城市的汙濁塵埃似乎無法侵入被江南煙雨滌盡的內心。
  在靈魂的廟宇中,我虔誠地祈禱,只爲做一個在亂世的汙泥之中保有江南味道的人。 

  6歲。
  操場上,一個小男孩學著騎車,旁邊站著他的父親。沒有一句指導,沒有一絲安慰,小男孩自然是摔了又摔,雙腿早已是鮮血淋漓。終于,孩子坐在地上,哭了,哇哇大哭。父親依舊是那麽筆挺地站著,眼中滿是不屑與冷漠。孩子多麽渴望爸爸的鼓勵。沒有;孩子多麽渴望爸爸的擁抱,還是沒有。只是那雙空洞的眼睛,讓孩子感到冷酷與無情。終于,孩子不哭了,倔強地站起來,跨上車,開始又一次的嘗試。父親早已是愛好索然,轉過身,邁著大步,走了。身後又是一陣金屬與地面的摩擦聲,父親只是不經意地回了下頭,手卻在顫抖。孩子站起來,想著剛才父親冷漠依舊的眼神,兩行熱淚??名其妙地滑過他的臉頰。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父親的腳步聲依舊堅定。
  16歲。
  禮堂裏,當年的小男孩被人群簇擁著走上了獎台。又一次高舉獎杯,又一次歡呼如潮。緊擁著榮譽,在閃光燈不停的閃耀下,孩子艱難地尋找他的父親。人群中,唯獨沒有他,台下座位上,只有一個他。瞬間,禮堂仿佛空蕩蕩的,只有孩子與他的父親在對視著。還是那麽冷漠,依舊是如此不屑。父親那空洞的眼神讓光線萬丈的獎杯褪色。站起身,走向自己的兒子,一把奪過緊擁著的獎杯,父親毫不猶豫地把它交給後台的老師。兩行熱淚又一次不由自主地流淌下來,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父親的腳步聲依舊堅定。
  昨天。
  校門口,一位青年與他的父親作著離別。沒有寒暄,沒有寬慰,沒有擁抱,沒有一句話。直視著父親,他的皺紋又深了,他的黑發中又添了些灰白。眼睛裏滾著淚水,壓抑著。在模糊中,父親那冷漠的眼神裏也有些光亮。顫抖的手伸向自己的兒子,半空中停住了,又縮了回來。向門口指了指,父親又轉過身,沒有動。遠望著父親遠去的背影。及近拐角,父親定住了,回過頭,瞥了一眼,看到兒子。青年人也注視著他的父親,壓抑不住的淚水終于流淌下來。沉默中,心中是那麽暖和,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
  今天。
  考場上。有一個孩子在寫著沉默的父愛,心中布滿感激與驕傲。
  我的父親,他的感情如綿細的秋雨,柔和的春風,沒有大起大落,只是淡泊沉默罷了。
  沉默的父愛——DT國際主頁很感激他。

2001